云集往事

2011年11月15日 09:30:02

  □本报记者范建明

  初冬时节来到叶坪乡云集圩,商铺林立并无季节痕迹。这是叶坪境内惟一的集市,由于离城八九华里路,规模适中,不大不小,但乡村圩场应有的构件都有,少有的部分也无,如树木绿化。

  如此偏狭的地域,怎么会有一个如此响亮漂亮的名字——云集?显然,历史上这里肯定曾是一个重要节点,让商贾“云集”,道路辐凑。从交通上看,这里东接石城壬田,南接县城,拥有难得的地利。但云集之象何在?记者走进老街区后,才得到一些印证。

  云集村支书胡道元说,原来的云集老街在新圩后面,临河而建。拐进云集老街,八十年前乡村集市的模样宛然眼前:丈余宽的街面,木板店面,土坯房子,南侧河水潺潺,绿荫深深,从东头走到西头不过一里。岁月沧桑给这条街道打造了另一副新面孔:上年纪的老房在颓败倒塌,盛极一时的政治标语随着墙面斑驳,而突兀显眼的新建筑“云集寺”,由于身负的特殊使命,得以与老街的气质兼容。

  要辨识历史,如果不是村民指点,是一个难题。而云集寺,就是历史索隐之一。据村民介绍,这个村民自发筹建的寺庙,原来是个老祠堂,曾经是云集区苏维埃政府办公场所,解放后曾作过云集小学校舍。

  也许,这也算是云集寺的秉性。当年,叶坪只是云集区的一个村子,由于后来成为苏维埃共和国的首府,叶坪之名就盖过了原来的云集区。把更多的历史光荣,集中在叶坪,仿佛是乡民和建筑不约而同的思想观念。这样,居于老街的云集寺,与壬田坳子背“革命烈士杨金山旧址”君堂寺,风貌格局迥异。

  但新生的云集寺,并不能掩去历史的“云集”之象。苏维埃在这里留下的声音,已被后人整理成红色故事和革命回忆录。

  比如,这里“云集”过苏维埃共和国各地的共产儿童团。那是1933年的初春,担任少共福建省常委兼儿童局书记的陈丕显赶赴瑞金,到少共苏区中央局工作。4月1日是苏区儿童节,少共中央局决定举行共产儿童团第一次大检阅,会场设在云集圩。

  这样,云集老街迎来历史给予的一份殊荣,得到一次全新打扮的机会。上任不久的陈丕显负责会场布置,带领几名工作人员对会场进行全新包装:一块空坪四周围着竹栏杆,贴了许多红红绿绿的标语,显得活泼又天真;会场中央竖立着杉木杆,木杆上拉好了几十根麻线,线上挂满了小红旗。会场一侧摆放一架苏区儿童通过募捐买来送给红军哥哥的“红色儿童号”飞机模型。检阅台设在会场两端,台中央挂着中央政府赠送的“红色儿童团结起来”的横联,左右两侧的对联是“学习共产主义”“将来国家主人”。

  这样的细节描述,显然来自当年苏区的报纸记者,因为记录的也算是国家大事。如果有一天,云集老街要再现苏维埃的历史,这段文字将是惟一的脚本。借助于历史记载,置身今天的云集老街,仍然能够听到当年苏维埃的声音。

  据载,当年4月1日上午9时,来自瑞金、兴国、上杭、博生(宁都)、汀州、长汀等地的儿童团代表500余人,拿着木棍(代替枪支)、擎着红旗、背着斗笠,陆陆续续涌进会场。10时整,检阅正式开始。检阅总指挥致开幕词,少共中央局、中央政府、全总执行局、中央总队部、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、红军学校等机关代表和红一、三、五军团先后致词致电祝贺。随后,陈丕显代表受阅队伍走到正前方,面对儿童团代表大声喊道:“立正,稍息!”转而声音越来越洪亮:

  “打倒帝国主义,准备好了吗?”全场振臂高呼:“时刻准备着!”

  “推翻国民党统治,准备好了吗?”“时刻准备着!”

  “粉碎敌人大举进攻,准备好了吗?”“时刻准备着!”

  “做将来社会主义的主人,准备好了吗?”“时刻准备着!”

  我猜测,对此印象深刻的,应该有云集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朱开铨,他1932年11月上任,1933年6月离开。朱开铨是云集区合龙乡人,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,他的晚年回忆录《六十六年之革命生涯》却忽略这个声音。在朱开铨笔下,记住的是另一些声音,比如毛泽东。“毛主席领导我们开展查田运动”,对于当年的苏维埃共和国,显然重要于“儿童团检阅”这样的国家大事。

  据他回忆,1933年2月16日,朱开铨召集区里的积极分子开会,解决此前几任区主席都没有弄好的分田地工作。毛泽东和王观澜从叶坪陂坞走路而来,进到区政府驻地。10天后,毛泽东又回到这里,街道两侧站满欢迎的群众,一些村民感叹,“这么高级的领导来我们这里,真想不到啊”。毛泽东把阶级分析的办法和策略,运用到云集查田运动中,使活动取得圆满成功。苏维埃,土地革命,这些国家大事,在这个小小祠堂里得到具体落实。

  云集查田运动与武阳春耕生产运动一样,都是当年的时政典范,被毛泽东在八县查田大会和八县贫农团大会上专门介绍,获得全苏区表彰和推广的荣誉,并推动云集此后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。毛泽东要求云集带个头,开展全苏区“节约三升米”运动,云集区两万八千多人,可以节约八百四十多担米支持红军。结果三天内就捐出一千多担。1933年瑞金扩红两千名,由于云集区上年只扩红9名,担心四百名的任务完成不了,结果完成1020名。

  在叶坪,人们更熟悉毛泽东作为政府主席宣告苏维埃共和国成立的声音,而深入云集等乡村领导政府具体工作的声音,鲜为人知。在云集老街,黑白影像中的红色岁月,同样是历史的重要部分。云集作为“共和国第一区”,美丽的名字被红色政权擦得很亮。

  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