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衍宗:永远的红军

2011年09月19日 15:33:35
 

杨衍宗:永远的红军

□刘春华 林有生 危成  见习记者张福明

  【人物档案】   杨衍宗,男,1915年出生,1932年参加革命,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平型关大捷与抗美援朝等重大战事的亲历者,身体两次负伤,曾任东进野战医院院长、东北第12纵队22师卫生部长、四十五军卫生部长、四十五军后勤部第一副部长、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三分部副部长,1958年转业后任杭州铁路分局副局长、上海铁道医学院党委副书记、上海铁路分局和上海铁路局局顾问;中华人民共和国八一勋章、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获得者,1955年授予上校军衔。

  4 月11 上午,我们经过17个小时的颠簸,未顾得上放下行李,便与市驻沪办的同志直接来到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,采访了老红军杨衍宗。

  今年已96岁高龄的杨老在三号楼老年人门诊区接受疗养。他的小女儿杨建华正在陪护,见到家乡来人,杨建华与丈夫很是高兴,热情地帮助我们对杨老进行采访。  

事先,我们把杨老参加红军前在合龙山岐老家住过的房子用相机拍了下来。在病房里,杨老在电脑图片中认出了自己的老家,非常高兴,不停地用手在电脑与他的眼前比划,费力地告诉我们:“瑞金!瑞金!!这是我的家!我的家!!”。

  与众人一道,杨老喜笑颜开。他告诉女儿:“我们瑞金人叫‘吃饭’为‘习饭’,叫‘睡觉’为‘歇眼’……”。

  记者把采访本递到杨老眼前,这次杨老无须他人帮助,抚摸着封面上的大字逐个大声地念出来:“瑞、金、报、瑞金报!”。随后,杨老右手握笔,与女儿一起,一笔一划颤抖着在采访本上题写道:“我爱瑞金,永远的红军——杨衍宗 2011411”。

  借助有限的老照片和文字资料,循着10块立功奖章和荣誉勋章,我们试图寻访这位老红军战士从瑞金中央苏区走出去后的点滴印迹……

放牛娃参加红军

  1928年的一天早晨,合龙乡山岐村墙背小组13岁的杨衍宗起床后,发现村子里的墙上写了许多鲜红的大字,问过大人们才知道,那上面写的是“红军万岁”、“打土豪、分田地”等标语。“红军来了!”村里的人都奔走相告。

  1931年,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瑞金成立,苏区人民踊跃支前,广大青壮年积极报名参加红军。次年8月,正赶上中国工农红军红一军团在瑞金整休,17岁的杨衍宗也随着几个小伙子一起去报名参军。因为营养不良,杨衍宗长得既瘦又小,部队首长便将他分到一师野战医院去学习。

  野战医院的学习紧张而充实。教员们不仅教他如何护理伤员,还教他学习文化。杨衍宗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,总想多做点事儿。指导员是位和善的人,每天点名的时候,总要教大家识一个字,而要强的杨衍宗则每天坚持学习三个字,没有纸与笔,他就拿着树枝在地面上写。日积月累,杨衍宗认得的字越来越多。两年后,杨衍宗可以看懂许多药名和使用方法了,就这样,他当了一名调剂员,成为红军队伍中的一名白衣战士。

  193410月中旬,部队要离开瑞金了。杨衍宗看着母亲在流泪,笑着安慰她:我们很快就会回来。

长征中的“佳肴”

  四川境内的夹金山,最高峰海拔4900多米,是红军长征途中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。夹金山藏语叫“宁旺亚布”,意思是鸟飞不过。

  早上4点多,天还没有亮,杨衍宗随着部队登山。此时,他已是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二师二团的司药。部队从山的南侧向上攀爬,那里没有积雪。夹金山山坡陡峭,又高且险,行进异常困难,到了半山腰后,因为空气稀薄实在无法前行,部队只得沿着一条山沟蛇行而上。傍晚时分,部队终于越过夹金山,来到了两河口,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。

  两河口到毛尔盖还有两座雪山,后面还有草地……每天一角五分钱的伙食费,在部队翻过夹金山后的两个月,杨衍宗没吃过一粒盐,没吃过一滴油。吃得算比较普遍的,是将榆树皮剥下,除去外面的硬壳,晒干后碾成粉,再和着黑豆、杂粮做成的窝窝头,嫩点的榆树叶,也成为战士们很好的食物。在杨衍宗的记忆里,他有幸吃过最好的“美味”,就是一张几近腐烂的牛皮。一次,杨衍宗和几个战士一道去寻找食物,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闻到一股臭味,循味而行,发现一张牛皮。几个人如获至宝,将那又脏又臭的牛皮抬回去,用火将外面的毛烧焦,到水里洗净,然后用刀切成小条,放到锅里煮,加上野菜。这“美味佳肴”让战士们兴奋不已。他们8个人,每顿一小碗,整整吃了一个星期。

差点成为烈士

  19353月下旬,红军过了金沙江后到达会理,还要翻越大梁山和小梁山。 一天傍晚,部队开始出发。不一会,敌机开始投弹,地面上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。杨衍宗将所带物品隐藏好后,又去保护另一个药担子。一颗炸弹落在了五米外的地方炸响,杨衍宗敏锐地滚到一个小沟里,因为沟浅,只藏下他的上半身,腿部还暴露在地面上。飞机离开后,他发现左腿上湿了一片,鲜血不断地往外流淌——炮弹弹片击中了他的膝盖!

  大部队先走了,杨衍宗拖着伤腿,咬着牙,忍着剧烈的疼痛,艰难地挪着步伐,继续追赶队伍。一天一夜后,杨衍宗好不容易赶上了已休整一天、正要出发的大部队。

      杨衍宗的伤势越来越严重,周围的红军战士怕他坚持不住,便建议卫生队领导:“找个老百姓,把他留下吧。”杨衍宗死活也不愿留下,因为他知道,长征途中,为了不拖累大部队,遇到像他这样的伤员,部队一般情况下都会就地安置,委托当地老百姓保护和照顾,但留下的伤员很可能被国民党追兵发现并杀害。石大祥队长考虑再三后说:“不,还是带他走,把我的马让给他骑。”石大祥的恩情,让杨衍宗终生难不忘。杨衍宗后来回忆说,要不是有战友的无私关怀和鼎力相助,他不可能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路。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